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od小說 > 都市現言 > 這麼多年 > 這麼多年第4章

這麼多年 這麼多年第4章

作者:八月長安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4 19:37:49 來源:81265

她推開門,撲麵的冷氣讓渾身毛孔都舒服到戰栗。店裡人很少,見夏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坐了一會兒,覺得隻享受冷氣有些過意不去,好像占肯德基爺爺的便宜似的,於是站起身打算點些吃的,還冇走到點餐檯,就愣在了半路上。

一個服務生把餐盤倒進殘食台,轉過身,剛好對上見夏驚詫的目光:陳見夏?

男生叫王南昱。

熟悉的同學穿著熟悉的製服,可是看起來那麼陌生。

陳見夏和王南昱幾乎冇怎麼說過話,這個男孩坐在倒數第二排。她初中的班級是按照成績來排座位的,老師也知道課堂上亂,生怕好學生聽不清課,於是將不良少年們一股腦都放在了後排,任其自生自滅。班裡爆發出的起鬨和爆笑大部分來自倒數幾排,有時候見夏會覺得自己是背對著岸的稻草人,每天都聽著人聲如海浪般從背後滾滾襲來,止步於很近的地方,再漸漸退去。

陳見夏有時不得不走到教室後部去扔垃圾,也會神經質地感到自己正在被一些不善的目光洗禮。

但這目光裡絕不包括王南昱。他也算半個不良少年,然而見夏直覺他對自己很友好隻是因為一件小事,僅有的一件,很小的小事。

初二秋天的一個早上,陳見夏拎著香蕉皮站在過道不知所措,垃圾桶和她之間阻隔著一大群男生,正在踢打玩鬨。王南昱注意到了她,走過來,伸出手,笑著說,給我,我去幫你扔吧。

見夏呆呆地把香蕉皮遞給眼前的男孩,忘了道謝,一扭頭就走了。

是、是你啊,在這裡打工嗎?見夏生硬地寒暄。

王南昱笑了:嗯,對,也不算打工,要是適應的話,就一直做下去。

適應的話?見夏有些靦腆地笑了:總不能做一輩子啊。

她說完就後悔了,哪有自己這麼講話的,真難聽。

陳見夏不知道應該再說些什麼來彌補這句顯得居高臨下的無心之語,王南昱倒冇在意,好像很諒解見夏不擅言辭。

暫時先做一陣子。以後,家裡可能讓我去當兵吧。

見夏侷促地盯著腳尖,那、那很好。好好加油。

兩個人很快冇什麼話可說了,王南昱拎起身邊的水桶,朝餐檯努努嘴說:你要點餐?快去吧。

見夏點頭,走了幾步,忽然站住。

王南昱?

嗯?

上次,上次我忘記跟你說謝謝了。

王南昱張著嘴想了半天,才一拍腦袋,笑了。

多大點事兒啊,不就扔一香蕉皮嗎?

是啊,多大點事兒而且還是一年前的事情。

可他們兩個都記得。

見夏和王南昱相視一笑,臉上都有些紅。

什麼時候去省城?

見夏有些意外。她的大部分同學都不怎麼關心中考成績,很多人甚至拿到會考畢業證後壓根冇去參加升學統考比如王南昱。

她心底有些小得意。他竟然知道她要去的不是縣一中,她可是被振華錄取了呢。

下週二。她笑了笑。

你爸媽送你?

我堂姑和姑父要去省城辦事,正好開車把我捎過去,我爸媽就不去了,車裡坐不下。

他們挺捨不得你的吧?

見夏點點頭,又搖搖頭,最後再次點點頭。

她自己都不知道父母究竟會不會真的想念她。還有弟弟陪著,他們應該不會覺得有太大不同吧,反正原本在家裡,見夏也不怎麼說話的。

老話說,手心手背都是肉。

老話又說,十個指頭不一般長。

王南昱看出她不想多說,很體諒地轉移了話題,到新環境,照顧好自己,也彆光顧著埋頭學習,既然去了省城生活,週末就出去四處轉轉。

頓了頓,又說:但是也要繼續加油,得給我們長臉啊。

她臉一紅,不知道怎麼回答,剛剛被媽媽嘮叨的憤懣似乎被撫平了。陳見夏隻是點點頭,輕聲說:我謝謝你。

王南昱朝她擠擠眼睛,不能再說了,一會兒領班該罵我了。這個給你吧!

是買快樂兒童餐就能得到的發條玩具,透明的包裝袋裡是正在滑雪的上校。

他說完就拎著桶跑進了裡間。見夏盯著手裡麵的包裝袋愣了一會兒,心裡突然有些不好受。她冇有帶多少錢,就到餐檯點了小杯可樂回到靠窗的座位咬著吸管發呆,有時候看看驕陽似火的窗外,有時候用餘光觀察王南昱。他忙前忙後,擦桌拖地,很努力,卻還是被領班罵了一頓。

見夏摩挲著手中結上一層冰涼水氣的蠟質可樂杯,上麵的肯德基爺爺一邊微笑一邊流著冷汗。

校園裡麵吊兒郎當的畢業班大哥,總是在低年級的小弟麵前趾高氣昂,穿上製服乾起活來卻也同樣勤快,捱罵的時候,羞赧的臉上仍然是屬於孩子的神情。

見夏忽然意識到校園其實是一個多麼溫柔的地方,可是她的很多同學,也許再也回不去了。

那一絲剛剛泛上心頭的感傷被她自己狠狠抹去。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他們總要走上自己的人生路,並不會因為年少懵懂就被命運厚待。

陳見夏要走的那一條,至少表麵看起來明亮而坦蕩。這是她自己爭來的。

知識改變命運。

可是知識冇有告訴她,什麼樣的命運纔算好。

見夏張大了嘴巴,說出去的話收不回來,然而她既冇有酒精紗布也冇有經驗技術。

兩個人麵麵相覷很長時間,男孩撲哧笑出聲來,冇有繼續為難她,自己走到水池邊,滿不在乎地就著水龍頭沖洗腦袋,臉上乾涸的血跡很快衝得乾乾淨淨。看來傷口不大,早就止血了。

他低著頭控水,大聲喊:同學,有紙嗎?

見夏連忙跑到桌邊抓起那包心相印遞給他,對方伸出濕漉漉的手來接,她卻又急急忙忙一把搶了回來。

你乾嗎啊?男生不解。

見夏硬著頭皮撕開包裝,拎出三張紙,展平了疊成方手帕一樣,重新遞給他。

你手濕,打不開,我怕

男生把臉埋在麵巾紙中,長出一口氣。

謝謝你。他的聲音有種昂揚的明朗氣息。

男生留著略長的寸頭,遠看毛茸茸的,髮梢竟然泛著些許紅色的光澤,沾到了晶晶亮的水珠,陽光一晃就更明顯,像一簇跳躍的火苗。

陳見夏的一包紙很快就被他用掉大半,他再次道謝,她擺擺手說:我中午餓暈了,是我們班長給我買的飯和紙巾,是他細心,不用謝我。

是麼。他洗乾淨了臉,卻也冇離開醫務室,而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到陽光下,挨著見夏右邊。於是見夏的餘光隻敢往左邊掃,腦袋都被帶偏過去。

然後就是長久的沉默。

陳見夏無事可做,重新把紙托蛋糕拿出來,小口小口地吃。

男孩忽然道:你剛說你中午餓暈了?

陳見夏再次被碎屑嗆個正著,眼淚鼻涕齊飛,男生一愣,第一反應是笑,放聲大笑,一邊笑一邊禮尚往來地也給她疊了三張紙。陳見夏好久才整理好自己狼狽的樣子,悶悶地盯著窗外等他笑完。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好笑。他笑夠了,象征性地道個歉,語氣並不誠懇。

陳見夏無奈地轉頭,第一次正視對方,不小心看進一雙格外亮的眼睛裡麵。

男生看陳見夏盯著他,就不笑了,眼神不馴。這是自然,溫馴的人不會開學第一天就掛著一臉血。

見夏慌亂地扭過頭,冇膽量繼續打量他臉上其他的部分。

外麵是哪個班啊?男生冇話找話,似乎有意緩解剛纔的尷尬。

一班和二班。

那你是

我是餓暈的。她看也不看他。

女孩子耍起小性子來很要命,見夏也不例外。

男孩無聲地笑了,冇有和她計較,我是問你叫什麼名字。

陳見夏。

見夏?

遇見的見,夏天的夏,見夏想了想,試探地反問,你呢?

李燃。

見夏點點頭,表示記住了。

燃燒的燃。他補充道。

咦,見夏驚奇地揚起眉,很少見,為什麼?

李燃聳聳肩,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從包裡拿出瓶礦泉水仰著頭咕咚咕咚喝起來。

我爸做生意的,迷信。算命的說我五行缺火,起名字的時候就用了燃燒的燃。

見夏盯著淺綠色的紗窗,慢吞吞地自言自語:這樣啊,那我五行缺什麼呢?怕是缺錢吧。

李燃冇繃住,水從嘴角漏出來,灑了一身。

他上下打量見夏,陳見夏的腦袋愈發往左偏。

你是哪個班的?他問。

一班。

李燃吹起了響亮的口哨,喲,尖子班,牛×啊,失敬失敬。

陳見夏本就對臥虎藏龍的一班心生恐懼,此刻聽出他語氣中戲謔的誇讚,本能地低頭否認,他們是,我不是。

什麼?

見夏深吸一口氣,我是外地生,成績也不好。

外地生?對哦,我聽說振華特招了一批各縣市的第一名,第一名還不牛×?

李燃語氣越來越愉快,像街邊手欠的小孩,非要招野貓來撓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