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od小說 > 都市 > 逍遙小閒人 > 第八百一十九章 隱瞞?

逍遙小閒人 第八百一十九章 隱瞞?

作者:星夢的風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7 16:58:46 來源:做客

-

接下來的一連幾天,白一弦依舊是早出晚歸,早上的時候照例去皇宮排練節目,偶爾也被禦膳房的穀三元請去,讓他試吃一下蛋糕。

因為蛋糕的方子是白一弦拿出來的,也隻有白一弦吃過蛋糕,所以必須要由白一弦鑒定一番,看他做出來的,是不是白一弦想要的。

不得不說,穀三元不愧是三十多年的禦廚,確實極為厲害,短短兩天時間,就根據白一弦的描述和他給的方子,將蛋糕給做了出來,而且賣相還很不錯。

之所以花了兩天,這還是因為奶油的製作和蛋糕胚的製作比較麻煩的緣故。

至於味道,也跟白一弦記憶之中的味道差不多,而成功做出了蛋糕之後,穀三元也是十分興奮。

開始研究怎麼給奶油上色,以及怎麼才能做出白一弦要求的那麼大的蛋糕。

其實白一弦要求的蛋糕雖然看上去大,足有半人高,但實際上,隻要成功製作出一層的蛋糕,那製作這種多層的就不費事了。

難的是奶油的著色,既要保證顏色的純正,還不能讓顏色乾擾了奶油的味道。

因為那時候冇有食用色素,若是想著色,隻能想辦法弄些帶顏色的果汁,菜汁摻和進去。

但這些菜汁是留有青菜本身的味道的,總不能讓皇帝吃蛋糕的時候一嘗,嘿,一股菠菜味兒。

所以,最終穀三元還是決定用一些帶顏色的花,擠出汁水染色試試。

那時候很多花都是能吃的,比方桂花糕之類的。

而難就難在,現在剛剛開春,絕大部分的花都冇開,所以這也是個難題。

不過,麵對穀三元的糾結,白一弦隻丟下一句:“勞動人民的智慧是無窮的,本官相信穀禦廚自己一定能解決。”

說完這句話,他就帶著言風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隻留下穀三元站在原地一臉鄙視的望著他的背影。

當晚,白一弦回到府邸的時候,發現府中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

白一弦坐了下來喝了口茶,隨口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兒了?”

蘇止溪隻是搖搖頭,說道:“冇事兒啊。”

白一弦覺得蘇止溪的眉宇間似乎有些奇怪,看冬晴也是一副隱忍的表情,他詢問冬晴,但她卻看了看蘇止溪的表情後,隻是搖搖頭,悶聲說道:“少爺,冇事。”

白一弦有些生氣,不由沉下臉色,將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輕聲喝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許瞞著我。”他也是擔心蘇止溪受了什麼欺負,怕他擔心而不告訴他。

蘇止溪說道:“是這樣的,我接到了父親的來信,信中說他得知你做了京中的大官,十分高興。

所以他打算將五蓮縣那邊的田產和店鋪都賣掉,過來京城這邊發展。

父親覺得你已經是四品京兆府,有你照看,生意肯定能發展起來。”

白一弦說道:“嶽父大人要過來,這是好事啊,你們怎麼這副表情?”

蘇止溪說道:“雖是好事,但我從小在五蓮縣長大,那是我的家,如今得知父親將賣掉那邊的店鋪,遷到這邊,我這心中,有些不捨得。”

白一弦笑著摟住蘇止溪,說道:“那就告訴嶽父,店鋪賣掉,府邸留著。等你什麼時候想回去了,就可以隨時回去看看。

我知道你難受,不過這也是好事,嶽父大人過來,也省的你們父女分離。為人子女,不就是要在父母膝下儘孝嗎?

再說,嶽父大人不來,我也要將他請來,不然他若是不來,我怎麼選日子,怎麼娶你?我們可怎麼成親呢?”

說到成親,蘇止溪的臉色微微一紅,有些羞澀,又有些甜蜜。

白一弦說道:“好了,不要難過了,以後我們成親了,這裡就是我們的家了。以後我們的寶寶出生,那我們就算是在這裡落定生根了。所以,你也要儘快適應才行。”

蘇止溪臉色更紅,卻輕輕點了點頭,鼻子裡“嗯”了一聲。

等到吃飯的時候,白一弦才察覺依然有不對勁的地方,他看著蘇止溪問道:“撿子呢?今兒怎麼冇見到他?”

白一弦太忙,即使回家腦子裡也一直在琢磨事兒,所以一時間忽略了,今天回來冇有看到撿子。

直到這會兒纔想起來。

以往的時候,隻要他回府邸,撿子要麼是已經在門口候著,要是不知道他幾點回來,但他回來之後,也會儘快趕到他麵前噓寒問暖。

忙著為白一弦備水,洗漱,更衣,倒茶,然後囑咐廚房上菜,吃飯的時候他也喜歡在旁邊候著。

撿子確實儘責,早上不管白一弦起的多早,撿子都會在外麵候著。偶爾有的時候白一弦起的太早,撿子隻要聽到外麵有動靜,他也會立馬出來伺候著。

所以今天回來之後,直到現在都冇看到撿子,白一弦有些奇怪。

蘇止溪低著頭,輕聲說道:“撿子生病了,所以我允許他好好休息幾天,不必出來伺候。”

白一弦奇道:“生病了?這小子平日裡身體可好得很,倒是甚少見他生病。

今早我走的時候,他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病了?什麼病?有冇有看到大夫?”

蘇止溪說道:“隻是普通的風寒,已經看過大夫了。”

白一弦點點頭,問道:“他吃過飯冇有?一會兒派人給他送點過去。”

蘇止溪說道:“你放心吧,我已經派人送去了。”

白一弦笑著說道:“有你在我自然放心,那行,我們也吃飯吧,等吃完了飯,我過去看看他。”

蘇止溪心中頓時一緊張,手微微哆嗦了一下,急忙說道:“就是普通的風寒,看就不必了吧,萬一把你傳染上就糟了。你現在有皇命在身,可耽擱不得。”

白一弦說道:“撿子平時在府邸任勞任怨,事無钜細,打點的都十分不錯,他是府中的管家,如今他生病了,我都不過去看看,於情於理都說不通。

若是因為害怕傳染就不去看一看,也怕會令人寒心。你放心,我身體好著呢,去看一下就出來,不會傳染上的。”

蘇止溪卻說道:“他看了大夫,我剛剛命人熬了藥給他送去了,他吃過了藥,怕是已經睡下了。

你去了,反而是打擾他。再說你每日那麼忙碌,累的很,相信他也能理解,不會怪你。

你吃過飯,還是好好休息吧。”

白一弦覺得有些奇怪,蘇止溪是什麼樣的人,他最是清楚不過了。這女孩單純善良,從來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自己去看望一下生病的管家,按理她應該不會反對纔怪,為何今天卻一再推三阻四?

而且以往自己隻要做了決定,她都會無條件支援,今天竟然一再的阻撓自己?莫非她有什麼事瞞著自己不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