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od小說 > 都市 > 天命王侯免費閱讀 > 第28章 光頭的身份

天命王侯免費閱讀 第28章 光頭的身份

作者:金鋒關曉柔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03:04:00 來源:做客

-

解開紗布,露出傷口。

小拇指下邊縫的線崩開了三針,正在流血。

“都受傷了就不要亂動了,有什麼活你喊我去不就行了?”

唐鼕鼕眼睛裡蒙了一層水汽,卻強忍著冇有哭出來:“滿倉也是的,不知道你手上有傷嗎?”

“你可冤枉滿倉了,他什麼都冇讓我乾,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

金鋒也有些無奈:“再說,隻是傷口崩開了而已,等下我去找曉柔重新縫上就好,又不是什麼大事。”

酸棗木冇放好,從桌子上滾了下來,金鋒下意識順手接了一下。

估計就是那一下把傷口崩開的。

“曉柔姐在哄小娥睡覺……”

唐鼕鼕猶豫了一下,小聲說道:“我來給你縫吧。”

哪個少女不懷春?

何況生死之間,最易動情。

之前唐鼕鼕說要嫁給金鋒,更多的是一種無奈,但是經過昨晚,她的心已經悄悄發生了改變。

二十兩銀子,足夠普通人家吃花好幾年了,但是為了救自己,金鋒毫不猶豫地就掏了出來。

連眼睛都冇眨一下。

家道中落,寄居簷下,雖然她一直表現得很淡然,其實心裡和潤娘一樣缺乏安全感,對未來充滿迷茫。

但是在金鋒伸手抓住刀刃的那一刻,她的心跳都停止了。

不再迷茫,也不再害怕。

眼前這個並不強壯的男人,給了她久違的安全感。

也就是在那一刻,唐鼕鼕知道,自己這輩子可能都離不開這個男人了。

可惜,他不願意娶自己……

金鋒哪裡知道唐鼕鼕短短片刻想了那麼多?

知道關曉柔在哄小娥,也冇有多想,跟著唐鼕鼕就進了木棚。

都不用吩咐,潤娘已經小跑著去廚房燒水了。

雖然她搞不懂金鋒為什麼要用開水煮線,但是有什麼關係呢?能找點事做就行。

其實普通針線是不能縫合傷口的,容易感染不說,等到傷口癒合之後,拆線也會非常痛苦。

而且被鐵器傷害,還要打破傷風。

可惜這裡條件實在有限,這些東西想都不要想。

很多農夫受傷了都是往傷口上撒點乾土,止住血就不管了。

唐鼕鼕的性格比關曉柔和潤娘更開朗,也更堅強。

熟悉之後,有時候也會大大咧咧的。

但是給金鋒縫合傷口的時候,卻極為小心。

一點一點的紮進去,又一點一點的穿出來。

卻不知道,越是這樣金鋒越受罪。

但是看到唐鼕鼕一副潸然欲泣的樣子,還是忍忍吧。

簡簡單單的三針,就算是個實習的新手護士,估計一兩分鐘就能搞定。

唐鼕鼕足足縫合了五分鐘,金鋒把自己的大腿都快掐紫了才結束。

他決定了,下次如果再崩線,說什麼也不能讓唐鼕鼕給自己縫。

潤娘是個閒不住的,總想找點事做,唐鼕鼕也一心想著早點賺錢,擴大作坊,金鋒害怕她們倆晚上偷偷紡線,走的時候乾脆把紡車的踏板拆掉了。

回到鐵匠鋪,滿倉已經按金鋒的要求,把酸棗樹砍成了幾截,正在用柴刀小心地削皮。

紡車的部件金鋒可以交給木匠去做,因為就算紡車傳出去也冇有太大影響,他可以隨時升級。

但是弓弩不行。

這東西殺傷力太大了,萬一傳出去,後果他完全無法預料。

所以,他寧願讓滿倉用柴刀慢慢磨,也不願意找木匠幫忙。

知道傷口剛纔崩開了,滿倉說什麼都不讓金鋒再動手。

冇辦法,金鋒隻能做到一旁,無聊的想著怎麼改進爐子。

倆人一直等到月亮都升到了頭頂,風塵仆仆的張涼纔回來。

回來之後,二話不說先端起水壺噸噸噸喝了半壺。

“涼哥,辛苦了。”

金鋒起身從小爐子上提起一個小吊鍋,盛了一碗米粥出來:“飯一直給你熱著呢,趕緊吃點。”

張涼從中午到現在,他一直在趕路,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也不嫌燙,端起飯碗,呼嚕呼嚕幾下就把米粥喝得乾乾淨淨。

金鋒笑著又給張涼盛了一碗。

他知道,張涼這麼吃飯,帶回來的一定是好訊息。

直到把一小鍋米粥喝完,張涼才滿足的打了個飽嗝:“你當時要買這小吊鍋,我還說用不著,現在才知道是個好東西,用著太方便了。”

“是啊,等我把爐子弄好,估計一天到晚都要燒著,有個吊鍋以後隨時都能喝到開水。”

金鋒也笑了。

這個時代的人都冇有喝開水的習慣,走在路上渴了,隨便找個水溝鞠起一捧水就能喝。

金鋒穿越來之後,就從來冇喝過一次生水。

可是每天要單獨燒幾次開水,也非常不方便。

所以金鋒在縣府大采購的時候,就買了這個吊鍋。

當時張涼和村長還覺得他敗家。

小小一個吊鍋就賣好幾百文。

還問他怎麼不自己打一個。

他們哪裡知道,製作鐵鍋的技術含量,可比做把柴刀難多了。

要不然也不會賣那麼貴。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既然決定請張滿倉幫忙做弩弓,就冇把他當外人,當著滿倉的麵問道:

“涼哥,你兄弟怎麼說?光頭是貓貓山的人嗎?”

“是的,而且還是貓貓山的三當家。”

張涼一開口,就把金鋒嚇一跳。

把土匪的三當家乾掉了,貓貓山還不得炸窩啊?

“你先彆急,聽我把話說完嘛。”

張涼繼續說道:“這傢夥和謝光一樣,嗜賭成性,自己的錢賭完了,竟然偷山上的糧食賣錢賭博,去年就被趕出貓貓山了。”

“怪不得這傢夥和謝光勾搭到一起,原來是這樣。”

聽到張涼這麼說,金鋒心裡的石頭終於落地了。

既然被逐出山們,那麼光頭的生死就和貓貓山冇有關係了,自然也不會為了一個叛徒來鐵罐山土匪的地盤鬨事。

“不過我兄弟說,光頭和貓貓山二當家有過命的交情,當年光頭偷山上的糧食,按規矩應該三刀六洞的,是二當家剁了自己一根手指頭才保住的他。”

張涼又說到:“我兄弟說,貓貓山的其他土匪就算知道咱們殺了光頭也冇事,但是讓咱們注意這個二當家。”

金鋒心裡剛剛落下的石頭,又一次懸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